程序员有怎样的诗情画意?

 

“乱七八糟的思绪,却奋力地排列成符合逻辑的语句。诗散落成散文诗。”——《思绪陷落的呻吟》

本来想新注册个ID来写些陈词滥调附庸风雅的事,却又要绑定手机,想想也就算了。再过2年就30岁了,那些恋爱的事、创业的事、婚姻的事、养娃的事、工作的事也都经历过,而后稳定了。年前犹豫着是考虑移民还是去深圳再double下收入,最后考虑儿子幼儿园什么的,也懒得折腾,留在大连。庸俗的说,我过着令人艳羡的稳定生活,却不知足。白天还在设计搜索引擎的架构,想要颠覆下当今污浊的中文搜索市场。现在午夜却又想着写些心事感慨。

程序员是有职业病的,那就是严谨的逻辑、缜密的思维、专注于事物、追求纯净完美无bug。这种思维模型导致了程序员理性多于感性,鲜有听说程序员文学相并的斜杠青年。我不写技术文章反而来这里写些诗情画意,也算奇葩。

雁飞远处,正是残阳,如梦……”这是我原本写的散文诗的开头,叫《谁非礼了梦想的单纯》。 程序写的久了,满脑子严谨的逻辑,却有点想不起写那些诗词散文时的感情了。看着自己写的“为了愈合而烧焦的伤口,弥漫着孩提时烤麻雀的味道”,现在想想当初我是有怎样的心疼。

现在我写的是这样的“0100110,1011100。0011001,1100110。”你看到满眼的苦涩,却读不出我的平仄。偶尔有思绪陷落的时候,却不怎么呻吟了。

桃花山上桃花枝,桃花枝下桃花痴。桃花痴人执壶酒,酒罢又写桃花诗。”与十年前的文字相比,现在很有些功名利禄的滋味,少了很多年少时的单纯啊。

庭台倚栏独看海,波光粼粼海接天。

天清日暖春风起,见得远处不见帆。

附庸风雅全不顾,壮志未酬岂能眠。

几度踌躇抒胸臆,何处寻觅桃花庵。

念及当初择一城,滨城临海山复山。

谋得偷取安静夜,应接不暇年又年。

大夫从容说无事,如释重负以欣然。

神清气爽高兴处,无花无酒也贪欢。

留着酒钱换桃树,卖了桃树找桃仙。

前几天去医院拍了个片子,担心够呛,上面这几句《医院归来七言九联十八句》道尽了我的心路历程。

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多面的,除了社会身份和职业之外同样有很多的角色。抛开在IT界的技术能力不谈,这里我又是一个敲敲打打写点文字的人。索性我再放上一些我多年前写的文字。

是秋叶的不挽留 燕子才飞过/ 还是燕子的飞过 树叶才飘落/ 这满地的落叶 在遮掩着什么/ 这一地的枯黄 又由谁负责/是树的颤抖 惹来了风/ 还是风的来临 带来了萧瑟


雁飞远处,正是残阳,如梦……

如果在春天回到树上歌唱,歌声却不能将现实插上翅膀,飞翔……只看到模糊的轮廓。不敢追寻,只有独自哀叹着一声声的惘然。

梦想,遗落在阴暗潮湿的角落。不去梦,却也渐渐地心安。

漂浮。爱流浪。

为了愈合而烧焦的伤口,弥漫着孩提时烤麻雀的味道。如果因此引发对童年的怀念,倒不如低吟浅唱如血的夕阳。

谁敌得过这锋芒。锋利的刀刃歌唱着受伤人的痛。

冷笑。分明是我的血。

沧桑像是,冬季里向天空伸着脏手乞讨的枯树。如果干枯的枝干不会折断,我定会向记忆中的鲜绿招手。昏灰的天空,如果像夏日里那样瓦蓝,那阳光下的绿荫,就不会成为仅有的纪念。

成熟,不过是不去想念。

逼仄的楼梯总有人向上爬,其实楼顶没什么值得放眼的风景。无非是纵横交错的天线,分割着各自不同的天空……

企图让阳光洗涤灵魂的人,嬉闹时,依然尖叫着像是有人强奸了她的单纯。


刀。

谁抵得过这锋芒。那锋利的刀刃,歌唱着受伤的人的痛。

冷笑。分明是我的血。

为了愈合而烧焦的伤口,弥漫着孩提时烤麻雀的味道。如果因此引发对童年的怀念,倒不如低吟浅唱如血的夕阳。


###相见欢

叶枯落

云飘散

滴血残阳燕飞远

寻愁绪三千

香消玉殒断残垣

蝶舞花

去留间

思忖过往皆浮云

此去经年

//////////

莺莺燕燕谁人恋

风瑟瑟

意阑珊

烟波流转雪一帘

几番迷醉夜

叶落欲舞舞凌乱

烟花逝

鸟飞倦

碧穷天涯空泪眼

望眼欲穿

却不见昔日笑颜